横渡而且模仿一头哀愁的野兽

作者:风海林 文章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8-01-10 18:15

   写封信给远方的你,梦中跋涉,月光一直亮在我的左边。 

  
  霸凌如一些承载回忆的黑暗粉尘,向我们的心上袭击 。
  
  反刍你的影子,命之在脸上奔流,洗去蝉鸣。
  
  若寓于一片初吐的叶,渴求如风,不在树或者森林 。
  
  一株秃鹰亮了人情冷冷,偶然跟天意的距离只智慧皱褶里的一根发丝。
  
  已开始烦恼细纹,开始执笔,书写那些消逝的梦甚至天真。
  
  世界与早晨惺忪对望,还有雾还有山还有天空还有整座宇宙以及光。
  
  习惯缄默,在冷眼里阅听交易的双方虚情假意的对白。
  
  当脸庞形成45度的仰角,迷了津渡的乡愁,这才往额角靠岸。 
  
  像将饮下和未吐出的酒,到了唇边,清清白白。 
  
  换新弹簧片,上紧发条,试着伸展四肢,回到生命的舞台继续演出。
  
  不诗不酒,不在三分醉意下,对着饶舌的诗评家舞剑,隐身于喧嚣的市集。
  
  铺天盖地的雪色,误以为苍白的岁月也一并凝固了,约莫是零下的气温 。
  
  尽管我们不等同于我,而时间持续一再地反复 。
  
  翻浪,自眼底滔滔流过,早春的气息如废纸揉成一团 。
  
  在语言里不曾打伞,即使越前行越靠近阴沉的夜晚 。
  
  透过钥匙孔看见的一棵生长在局部的树,病奄奄的仰在半空,朝天花板吐出身体里面无法消化的光。
  
  雪水似温暖的心,渗入地面,出淤泥而不染的莲,朵朵开出 。
  
  记忆溺水时,赤裸不着任何衣物,这从不是我们相框里的风景。
  
  就此微渴地走一段路,风景敏感,但体温想是炽热的天体 。
  
  还来不及走向妥协的影子,湿意侵入,倏然坠落 。
  
  时间长的像你,但旅途不改单独 。
  
  我们是这样浮萍的追赶浪涛,在到达才知道这是开始。
  
  是该把忧郁的眉头解开了,缓缓下坠的思念,在分行线与分行线之间频频书写。
  
  在隆起的奶油上洒下可可粉,然后在玫瑰海里打开你的心扉。人生感悟的唯美句子
  
  最令人沮丧的是那些不连续却带着强烈隐喻的,就算烧尽了脑袋还是描绘不出,一开口就模糊的意象 。
  
  桃花零落一般的疼痛,往往只藏在繁华的身后。
  
  在窗口享受着冬季难得温暖的阳光,偶尔唱上几句新谱的词。
  
  梦还拥着被子睡着,星星挹注了所有的凝视于窗口,寒鸦衔来远方的渔火 。
  
  那已是没有嫩芽的季节,落地的玻璃瓶清新的唱着花开。
  
  情绪离开的时候,我们都没有挽留。
  
  夜淋湿了寂寞,虚伪在我的寂寞里开出了花。
  
  半落在桌缘垂钓着的缎带大蝴蝶结,期待谁来劫走我。
  
  横渡而且模仿一头哀愁的野兽,赶在街灯闪成记忆。
  
  倒退的脚步回顾语无伦次的自己,渐渐找到流失的字句,还原生命完整的段落。
  
  不知饮了多少蕴含高浓度酒精的风,之后和时间一起绕行地球。
  
  不再仰望,天空那些飞翔巨兽的影子,将低头从一个图腾里出走。
  
  记忆中的面容总是青春,有十七岁的微笑,十六岁的疯狂。
  
  毕竟手上仍紧握着荒诞不经的世道,但那裙带一直飘扬依然 。
  
  田野正显现一种新鲜的绿,边陲的森林有着某种乐音,然而这些都是我心中寂寞的旋律。

    更多关于"哀愁,野兽,一头,模仿,而且,横渡,"的资讯
    声明:本网站属于非经营性个人网站、出于个人爱好所做,任何人不得用以非法及商业目的
    如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站长